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要來的愛




2002年那一年的夏天,我帶著傷心來到這裡,也在這裡,決定了我現在的辛酸


"無論我會多麼傷心,我並不後悔,我,就是要愛你..."


晴天跟雨天,其實我比較喜歡下雨,
我喜歡那種空氣濕濕的感覺,
尤其是在這種天氣,找家茶館,或者咖啡廳,
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來,看著雨水拍打窗子的樣子,
窗外的雨就像一個人很努力的想把愛情,敲進玻璃窗後那個人的心裡,
那樣的無力,那樣的虛弱,但卻不曾停止...

從北部來到這個地方,其實有點不習慣,
對於高雄的印象,除了是台灣第二大城市,
還有就是她的水質不太乾淨,這是我的好友小捷說的,
他當兵時常聽他提起,在那裡喝水都是買礦泉水,
有這麼嚴重?不會連洗澡也是吧?
有一次他回來北部放假,要下去前,我還神秘兮兮的跟他說,


『我準備了神秘禮物要送你』

「真的?這麼好?」

『廢話,好朋友當假的唷?』

「是什麼?」


我從車子後行李箱,拿出兩桶5000 CC 的礦泉水給他,


「你開我玩笑的吧?」

『我像嗎?我很認真的要求你收下,並且不能半途把我的愛心喝掉。』

「...你給我記住」

『好朋友,不用這麼客氣,別放心底』


看他背著一堆行李,提著兩桶水,走進松山機場,
那些人憋笑的表情,這個畫面應該寄給電視笑話冠軍,
這件事情,就在後來他到了高雄之後傳來的簡訊裡結束:


「我的手廢了,好險平安到了,下次回去再跟你收醫藥費。」


當初下定決心重回校園,本想考個比較北部的學校,
沒想到公立的我只能報到台中跟高雄,
想了想,還是選擇到高雄,既然想離開北部,就去最遠的吧,
然後,我在這裡遇到了nevaeh。


我把所有的家當都賣了,才能滿足這次讀書的基本需求,
因為我想充實自己,也想放逐自己,好好休息
不過,因為我跟應屆的年紀有點差距,
所以很明顯的,我跟他們格格不入,
他們穿牛仔褲T恤就上課,我穿了襯衫西裝褲外加皮鞋,
我覺得這樣很正常,是尊師重道的表現,
而且我刻意保持陌生跟沉默,倒也相安無事了一段時間,
他的一句話,敲進了我的生命裡:


「為什麼你要穿這麼正式上課啊?」

『正式?會嗎?不是一般人都這樣嗎?我還以為是你們比較奇怪?』

「哪是啊,一開始沒跟你講話的時候,還以為你是 Gay 咧。穿的那麼痞。」

『喂,品味好不好?哪個上班族不是穿這樣?』

「重點,你現在不是上班族。」

『這樣說也對,但不代表學生就可以穿睡衣上課。』

「穿睡衣?你說我的衣服像睡衣?你...」

『冷靜,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如果你有不舒服,我可以幫你打119』

「我懶的跟你說,我怕等會是我幫你打119。」

『怎麼說?』

「我柔道黑帶。」

『不瞞你說,我醉拳冠軍。』

「夠了...當我沒說。」

 

這小妹妹很有意思,很可愛,她叫 nevaeh。


人說,不能得罪別人,不然你不知道他後面會怎麼對你,
跟小捷說我想要去讀書,學校在高雄,他很驚訝,


「這麼突然?還放不下?」

『我本來就放不下,況且這是好事,你應該祝福我,』

「如果真的決定了,就盡量去做吧!我支持你。找到房子了嗎?」

『還沒,怎麼?幫我想辦法嗎?』

「我有認識的朋友在高雄,我幫你問問」

『對厚,好吧!先謝囉。』

我把學校地址先給了小捷,過了幾天,他打電話來:

「涼,房子找到了,還不錯耶」

『真的?房租多少?離學校遠不遠?』

「房租7000,離你學校15分鐘。不錯吧?」


心裡盤算了一下,7000有點吃力,
不過沒關係,到時候如果錢不夠用了,
再打工或者找點什麼其他工作的來補,
距離 15 分鐘,差不多,可以接受。


『OK,幫我安排一下,謝謝』

「小事情,不用謝。」

 

不用謝是真的,如果我知道到了現場,
會發生這樣的事,我破口大罵都有可能,
根據小捷說的 15 分鐘,在我新生報到的那天完全破滅,足足遲到了三十分鐘,
我安慰自己,可能是因為我路不熟有走錯路的關係,
隔天,我用標準高雄人的騎車方式,紅綠燈只是參考,
油門一拜,狂飆了三十分鐘才到學校,
崩潰了我,馬上打電話給小捷:

 

『我又不是開飛機,就算開飛機也要把起降時間算在內,你真的要讓我飛起來是吧?
 不然怎麼有可能15分鐘就到學校?』

「真的嗎?哎呀,計算錯誤,計算錯誤,你騎 50CC 當然比較慢,」

『屁咧,我都破表了你還要多快?』

「那是多快?」

『我的表速有改過的耶,可以到110的。』

「...那...你有辦法騎210嗎?」

『...可以啊,下次載你的時候,我想辦法讓他飛起來都可以。』

「算了...,部隊有事,改天聊。掰」

『喂...』

「嘟...嘟...嘟...」

『可惡,掛我的電話』


過沒多久,老人家不堪這樣每天騎車,
又不想以距離太遠為藉口而翹課,
想盡辦法,終於搬進學校宿舍了。
搬進宿舍的第一天,我在宿舍底下的水池旁抽煙,
看到了幾個男生跟一個女生,說說笑笑的,
那女生的樣子,雖然不是挺特別的,但是很舒服,
他就是後來說我是Gay的 nevaeh。


大學生涯其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好玩,
我還經常想,大學是不是應該開些課程,
例如:怎樣辦一個成功的聯誼之類的
看他們辦的聯誼亂七八糟,
每次班上的女生玩回來,幾乎都罵聲連連,
說男生多沒風度什麼的,但其中一個女生講的我就很不認同,
他平常就一副尖酸刻薄的樣子說話更是勝過他的樣子,
實在很難讓我用美好的心態來面對他,
當他說到那些男生有多糟的激動處時,
我心裡的os是這樣的:


『如果我鑰匙被你抽中,我馬上吞下去。
 然後轉身對他微笑說:我好餓,你還有東西吃嗎?』


雖然想完心裡有一點罪惡感,不過很快就過去,
上帝總是很快就會原諒我們這些有罪的人,
很快我的目光就轉移到那個nevaeh的身上,
他正跟幾個女生圍著,在聊著說要跟誰誰誰去什麼活動之類的,


『聽說你們是班上的活動組?』

「是啊」

『那辦活動應該是高手囉?』

「當然」

『那辦個武術大賽好了』

「為什麼?」

『你不是柔道很厲害?我想領教領教。』

「我現在就讓你領教」

『不用,我是開玩笑的,我想,同學好像沒有辦過聚會,來辦個烤肉怎麼樣?』

「這個提議到可以接受。」

『這個就給你們規劃囉,如果需要人幫忙,跟我說一聲。』

「沒問題,交給我」


他眼裡閃爍的光芒,好亮,好美,
這應該就是他看起來總是那麼舒服的原因吧?

烤肉的這天,直覺氣氛不太對,
nevaeh跟平常時不太一樣,失神失神的,
烤肉烤一烤,想說玩個遊戲吧?


『大家來玩個遊戲好不好?』

「什麼遊戲?」

『藏寶,很簡單。男生跟女生分開一組,各組每次推派一個人,由對手決定那對方身上的東西,
 避上眼睛10秒,找到最多次的就算贏。』

「贏了能怎麼樣?」

『贏了不怎麼樣,輸了走路回宿舍囉。怎麼樣?怕輸?』

「誰怕你?來就來!」


這遊戲不太起勁,
不知道是不會玩還是害羞,沒什麼起落,
直到輪到我跟 nevaeh ,


『來吧,你想讓我拿什麼?』

「帽子好不好?」

『帽子是可以,不過我個人比較偏好鞋子。』


他還來不及反應,我一蹲下就猛拔他的鞋子,


「不要啦!我不要!」

『幹嗎?這是遊戲規則,輸不起啊你』

「哼,別讓我找到,我要你爬回去。」

『簡單,你贏我就可以,閉上眼』

 

我早就想好了地方,以前我可是爬樹高手,
況且女生一定不會爬樹,我鐵贏了我,哈哈


『開始找吧。』

「別讓我找到。」

『我保證你找不到』


奇怪的是,我在他的眼框中,看到了閃閃的東西,但不是眼光,為什麼?


「到底在哪?」


我看到他的眼淚滑落,並聽到在草地上摔碎的聲音,
他很快的掩飾,但我還是看見了,
我心想,這麼嚴重?不要玩了。


『告訴你吧!在你頭頂,樹上。』


他整個爆發,


「你給我拿下來」

『我...不...要』


話還沒說完,天旋地轉,我已經躺在地上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其他人告訴我,我才知道,
我剛剛領教了他的柔道。過肩摔。

回去的路上,他很沉默,


『對不起』

「幹嘛對不起,我沒因為鞋子生氣」

『我也不是因為你的鞋子跟你道歉』

「那是...?」

『我知道,你正因為某件事情痛苦著,我為我牽動你的任何傷心而道歉』


我感覺背上濕了一大片,
我沒說話,只是靜靜的,不知道為什麼,
雖然我知道我幫不上忙,
但就算如此,我也打從心底希望,
儘管我幫不上忙,他的哭泣,我也不要讓他一個人哭。這是我要的。
後來才知道,那天,他跟他男友分手...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我總是不喜歡看 nevaeh 笑,
因為他笑的眼神不一樣了,不再是那麼亮了,
所以我有事沒事就弄他一下,讓他氣一下,
我想,如果他把專注力放在生氣上,
會不會傷心的時間就會短一些?
經過專家的證實,一個人的傷心,
是有時間限制的,會隨著時間而慢慢淡去,
不過我知道對我來說這個證實是錯的,
因為很多事情到現在,想起,我仍然痛的要命,
但我希望他會是專家眼中的那些大部分人之一,
讓他開心,是集中我目前注意力的最好的事情,
我從來沒想過要趁虛而入,
一是因為這樣勝之不武,如果我要愛情,我會希望是我爭取來的,
二是,目前我還沒辦法承受另一段感情,我不想傷上加傷。

不過 nevaeh 的朋友還真不少,平時也有很多活動,
雖然不知道他的傷心有沒有好一點,
但我想有人陪總是時間過的快點,
不是每個人都要像我這樣品嘗自己的寂寞,
混雜著傷心...還面帶微笑,感覺有點精神分裂。
平常時上課還是有機會接觸,他似乎不喜歡提,
這樣是真的放下了?還是只是放心底?
我比較擔心他是後者,
但是這也不是我可以要他不要就可以的。


『聽說,西子灣的夜景很漂亮?這個星期六一起去?我約了其他同學了。』

「我看過了,其實不怎麼樣。」

『不管你跟誰去過,你,還沒跟我一起去過。』

「我不想去,也不想跟你去。」

『你怕了?放心,你會柔道不是?有事情你可以保護我。』

「我怕我到時候把柔道用在你身上。」

『這你更不用擔心,我分的清什麼是獵物什麼是猛獸,我不是盲人協會的』

「你在說下去,我就讓你領殘障手冊」

『你...這麼想照顧我一輩子?可我還沒準備好,有沒有別的人選?』

「我不跟你多說,我不想去。」

『失去了就失去了,不會再回來,我沒有惡意,但少我一個參與你的人生,會不會也是一種失去?』

「?你在說什麼?」

『我只是單純的希望,散心看風景,如果這不會困擾你,應該不算太難的決定?』

「我考慮考慮...」

『不管你心裡有什麼事情,如果你要去,我有幾個要求』

「什麼要求?」

『第一,我希望你是真心想去的,如果有一絲不情願,就不要』

「嗯」

『第二,你現在面對心裡不愉快的事情態度,將決定你日後面對相同事情的處理方式,
 如果你現在的做法會讓你比較舒服,沒有人可以插手,因為這是你要的,
 但如果沒有人走的進去,可不可以試著走出來看看?』

「嗯...」

他的回答夾雜著眼框含淚,我不想勾起他的痛苦,這樣也會觸動我的傷心,

『考慮好了,再跟我說,記的,這個星期六。』

一直到星期六的早上,他都沒在回覆我,
我想大概他是不想跟我去吧?
沒關係,反正我也很久沒有聞到海水的味道了,
去晃晃也好,自己一個人也不錯,
同學們到了機車停車場集合,等著出發,
人數不少,差不多十台摩托車,
出發時間到了,還有另外兩台車,
跟我一樣是沒載人的,


『你們兩個幹嘛不坐一台車就好?汽油很便宜嗎?』

「還有人沒到。」

『啊是在撐什麼?等汽油降價?』

「他們快下來了」


話剛說完, nevaeh 跟著另外兩個常跟他膩在一起的女生下來了,


「對不起,遲到了。」

『沒關係,有來就好。等我一下。』


我打開行李箱拿出一頂安全帽,交給 nevaeh ,


「新的?剛買?因為要載我?」

『沒有哩,早上我去買早餐,遇到聖誕老公公,他送我的。』

「不好笑,今天不是耶誕節。」

『我有問他啊,他說經濟不景氣,他要多出來逛逛,業績才會比較好。』

「胡扯,懶的理你。」

『先試戴一下,根據目測,你的頭有點大,可能安全帽裝不下』

「你屁咧,我頭才不大咧。」

『小心點,慢慢來,別急,萬一卡住就麻煩了。』

「......」


我經常性的看到 nevaeh 用眼白看我,我常常想,
是不是他的眼睛構造跟一般人不同?
他用眼白才看的比較清楚?
我慢慢的舉起手,想要幫他將安全帽扣帶扣上,
nevaeh 卻緊張的後退,

「你幹嗎?」

『我想用安全帽帶幫你量量頭圍,然後去申請參加金氏世界紀錄。』

「不用你多事。」

可能這個動作太親密,所以他不舒服,
但我沒別的意思,只想要確定他的安全帽有沒有扣好,
也順便幫他扣上,只是順便,不是體貼。
如果體貼對他來說會緊張的話,我可以這樣認為。


夜涼如水,真的蠻適合形容夜裡的西子灣的,
風裡參雜著濕濕的鹹味,渡輪上,海上的一片漆黑,有噬人的恐慌,
今天的 nevaeh 有點沉默,大家一路上開心的閒聊,他卻有一搭沒一搭,

『喂!幫我看一下我的背好嗎?』

他像夢中驚醒,傻傻的看我,樣子很可愛,
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將他現在的這個樣子,
牢牢的刻劃在我的腦海裡,永遠也不要忘記,永遠。


「怎麼了嗎?」

『檢查一下是我的音效卡沒插好還是你的?我怎麼都聽不到你的聲音?』

「我又不是電腦,別把我歸類成跟你同類。」

『也許我們不是同類,但我們有同類型的傷心。』

「你說什麼?」

『我說要下船了,人有點多,小心點。』


我把話吞進去,如果兩個人都傷心,不適合去會讓人開心的地方,
只會擴大這兩個人的傷心,在一群快樂的人裡面。
不知道還太早,還是已經太晚,
西子灣沒有傳說中的多情侶,這樣好,才不會讓她觸景傷情,
夜更深了,海風有點大,頭微微的發痛,他應該也會不舒服吧?
我刻意站在他的前面,希望可以擋住那些會讓他傷心的情侶背影,
也順便擋住那些海風,

「站開點啦!」

『怎麼?擋住你的視線嗎,沒想到我也有覺得自己高的一天。』

「你少臭美,只是覺得你礙眼。」

『對了,我覺得有點熱耶?』

「會嗎?有點冷不是?」

『這樣好不好,你借我當衣架子,穿一下我的外套,好嗎?』

「不好吧?很多人,這樣很奇怪,而且你不冷嗎?」

『冷倒是不會,我比較相信你是嫌我的衣服不好看,少說也是喊的出名字的牌子,你這樣很傷人』

「我沒那個意思,你想太多了,」

『想太多的人是你,站在我的身後不好嗎?說不定你會發現我唯一帥的地方,背影。』

「無恥!」

 『給我仔細看清楚,待會我要你寫心得報告。』


很好,成功的讓他披上我的外套了,不過我可不太好,有點冷了真的,
nevaeh 在我身後沉默了一小段時間,然後輕輕細細的說;


「謝謝你」

『謝什麼?我沒做什麼,而且是我想要這麼做的,沒有其他目的,只要你會開心就好。』

「你很體貼」

『我不體貼,我一直都只是做我想做的事情而已,對了,今天太晚,明天交三千字的心得報告給我』

「什麼心得報告?」

『看我的背影的心得報告啊,一般人要收費的,特別給你優惠,只要心得報告就好』

「白痴」

 

回去的路上,nevaeh 的心情感覺好像有好一點,比較多話,聲音也比較有高低起伏了。
但是 nevaeh 穿短褲,他的發抖很明顯,途中我脫隊,在一間便利商店門口停下來,


「你幹嗎?」

『我煙抽完了,等我一下,買包煙。』

「不抽會不會死?」

『不會,但抽了也不見的就比較早死』

「無聊,快點啦。」


走進店裡,我往熱飲區走去,拿了一瓶鐵罐的熱奶茶,
咖啡的話比較刺激,也許他會喝不慣睡不著,這樣不好,他應該需要充足的休息。
走出店門口,我燃起一根煙,把熱飲給他。


『給你,暖暖手,舒服點。』

「你不是要買煙?」

『對啊,可我剛剛問了店員,他說沒有那種抽了不會死的煙。』

「神經。」

『舒服點了嗎?如果有,要上路囉,早點回去你可以早點休息』

「嗯,謝謝你」

『不用,只是因為我想喝冰的,但是他只剩熱的,所以我要你幫我弄冰,是我要謝謝你。』

「...不管你說什麼,我就是想這麼說。」

『不管你怎麼回應,我就是想這麼做。』


似乎,感覺到他有放鬆一點的感覺,
呼,不知道為什麼,我也有放鬆的感覺,
這樣很好,今天我可能會很好睡吧,長期的失眠,經常都睡的很不穩,
她應該也是吧?最近的她應該很辛苦,我很能體會,只是這是我的選擇,
我選擇讓自己在這樣的情緒中,而她是被迫,就算只有今天,
我也希望我做到了減緩她的痛苦的事情,
很多痛苦,是沒有減緩的空間的,尤其是這樣的痛苦放在心裡太久,
然後選擇不離開的人,如果可以,我要讓她儘早離開,
別像我一樣,千萬不要多一個我這樣的人,尤其是她,不要是她。

讀書的日子其實過的很快,在玩樂跟作弊中很快就過去了,
下學期很快的就來了,很快就要脫離新鮮人的生活了,
而我的盤纏也快用光了,該是好好思考下一?怎麼走了,
該開始找打工了,不然,可能撐不到畢業,我就變成來高雄工作而不是讀書了,
室友中,有一個叫橘子的,他的外號是另外一個長的像外勞的取的,
他的名字叫小黑,至於他為什麼長的像外勞?

 


『附近的東西都吃膩了,有沒有什麼好吃的可以介紹?』

我問橘子,

「聽說校門口附近有家外勞吃的還蠻好吃的,」

『你吃過?不然你怎麼知道?』

「小黑說的」

『他?除了不吃塑膠袋,其他的都吃好不好?問他不準啦!』

這時,小黑從門口走進來,

『聽說你去吃過外勞餐廳的菜?好不好吃?』

「我?沒有啊?哪有?」

『橘子說的,不然你問他。』


這個時候橘子拔腿就往外跑,奪門而出,然後他的笑聲一直沒停止。


「這臭橘子,濫橘子,他講的是另外一回事好不好?」

『哪回事?』

「那天他說要去校門口的漫畫店租漫畫,要我陪他去」

『然後?』

「我們走著走著,就經過一家不知道哪個國家的餐廳,裡面好多外勞」

『結果?』

「結果裡面走出一個人,機哩瓜拉的不知道跟我講什麼,
 我就跟他說我聽不懂,然後...他說了一串東西後我只聽懂其中一句中文。」

『哪句?』

「他說:@#$%,%&*#...."我們是同一國的",我想...他把我當成他們同伴吧?」


......寢室裡,安靜了幾分鐘,然後突然大家都大笑。

『這個好笑』

「好笑個屁,從那天起那濫橘子就在我們班廣播我是外勞。」

『那你覺得是讚美還是污辱?』

「還用說,當然是污辱。」

『對啊,對外勞來說是污辱。』


然後我也趕快拔腿就跑,跟著我的笑聲,消失在走廊盡頭...
至於橘子他的衛生習慣不太好,他喜歡飲料喝一半,然後就床頭書桌隨便亂擺。


『喂!濫橘子,把你的苦瓜汁拿去丟掉好不好?』

「什麼苦瓜汁?我沒有喝苦瓜汁的人。」

『那這杯是什麼?』


我指著放在我書桌上的那杯綠色的飲料,
然後聽到小黑跟我講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

「那杯?那哪是苦瓜汁,那是西瓜汁好不好?」

『有綠色的西瓜汁?』

「原本是紅色的啊,」

『那這是怎麼回事?』

「阿就橘子給他放太久,發霉過了頭就變那樣,我有叫他丟啊,他說他想看它最後會變怎樣?」

...我剛剛,居然用手去拿那杯綠色的西瓜汁?
完蛋了,我的手會爛掉,我抓狂了我,但我很平靜的轉頭對橘子說:


『橘子,如果我待會倒完垃圾,還看到這杯綠色的東西在我桌上,我會親手餵你喝下去。』


我轉頭開始整理垃圾,室友們對於垃圾的接受度很高,幾乎快可以接受跟他們睡一起了,
但我是習慣性夜貓子,常常半夜他們睡到翻過去,我卻要忍受陣陣惡臭,所以我都儘早就把垃圾打包,
我沒辦法像他們一樣,非得塞到塞不下,連打結都不行了,才要跟另外一個人,一手拉一邊,
相親相愛的一起去到垃圾,我非常不能享受那樣的感覺,所以我都自己先倒。

到垃圾的時間有點晚了,我看到前面有一個背影很熟,
於是我加快腳步追上,


『小姐,一個人?回家嗎?』

「回什麼家?」

『垃圾集中場。』

「欠揍,你是久沒打皮癢是不是?」

『別說我欺負你,我讓你三招。』

「不用,你找死我成全你。」

『我找了好久,但就怕死不了。』

「別亂講話!」

『你一個人?你的那些好姊妹呢?』

「他們在洗衣服,」

『把垃圾給我,我順手丟了。』

「不用,我自己可以。」

『我也不是要幫你,我是幫你的好姊妹。』

「真的?」

『沒啦,那裡味道不太好,我拿過去就好,如果你堅持,不如你目送我過去,等我回來?』

我沒等他同意,一把搶過她的垃圾,然後就奔到垃圾場,猛閉氣,迅速的丟了就跑。

『這是危險動作,叔叔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知不知道?』

「我不是小朋友。」

『但你也不會比我大,這是這輩子都不會改變的事實。』

「死老頭。」

『我是老頭,但還沒死。』

「你又說?」


我笑笑的沒回應,夜裡的校園很靜很靜,很適合散步...

 

『我突然想運動一下,陪我繞著操場走幾圈,好嗎?』


她點點頭,然後低頭跟著我默默的走著,

 

『怎麼?我剛剛惹你生氣了嗎?不然你幹嘛不講話?』

「沒有,你...可不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

『如果我懂得,十個也沒問題,說說看?讓你見識年紀在這種時候的差距吧。』

「為什麼感情這麼不容易被信認?」

『那要看彼此的心態是什麼,在什麼時空底下。』

「分開真的會比較快樂嗎?」

『這就攸關兩個人是不是還相愛,還有是不是誰愛誰比較多。』


經過了這段時間,她依然沒讓人走進她的世界,
她的眼框泛淚,我看著她仰著頭努力不讓眼淚流下的樣子,
這一幕,我好像也經歷過,那倔強的眼淚,好燙好燙,灼傷了我的愛,
於是我的人生有了殘缺,我並不希望這件事情也發生在她身上。


『所有的事情都是一體兩面的,愛情也是。除非到了緊要關頭,
 不然其實不必做出決定,你以為對他好的,並不見得是他想要的,
 無論是你還是他,分開必然都是痛苦的,千萬不要以為你們分開,
 可以讓彼此更快樂而分開,堅持是擁有愛情不變的法則,如果,
 你們對彼此都還有期待,也還有愛,不要簡單的就放棄,也不要把事情放心裡,
 就算他再利害,他也不會完全懂得眼前這個他愛的女人,
 因為愛情會使任何人手足無措,與其自己妄下決定,還不如直接了當讓他知道,
 你的感受,你跟他才能給彼此想要的,別自以為貼心的做些讓彼此傷心的決定,
 那傷心跟遺憾,有時候可能一輩子...』


「嗯,可我想要多點自由,多點朋友。」


『這,就看你們彼此的接受度了,有時,一定是有一方必須妥協的,
 愛情才有開始的可能,誰不渴望自由?但有時愛情跟自由,是絕對相衝突的。
 怎麼取得平衡點,而不失焦,就看彼此怎麼調整。』


「那你呢?你怎麼取得平衡點?」

『我?我沒取得平衡點,所以我重重的摔了一跤,一開始我還要坐輪椅,
 現在好點了,撐柺杖就可以慢慢行動,我還需要一點時間。』

她抬頭看著我的樣子,其實很無助,但我沒有話對她說,因為我不想提起我的過去了...

『愛,其實不必那麼多,不用一次都用完,這樣的結局不是大好就是大壞。』

「那你又為什麼要給這麼多?」

『因為這是我想要的,我想要這麼做。就算我會把心掏空,我還是會這麼做』

「你的心空了嗎?」

『沒有,我沒有心了,也沒有愛了,沒有對她的愛了』

「這樣,會不會太悲了?」

『悲?不會,沒這麼做過,或者沒體會過的人才悲吧?』

「這樣才是愛嗎?」

『不是,但這是我的愛。我唯一給的起的。
 但我不希望任何人跟我一樣,包括你也是。
 如果沒有異於常人的耐力,這將會是很漫長的痛苦,』

「這又何必?」

『因為我的愛,止不住...』

她的眼神,閃了一下,雖然我不知道那代表什麼,但我知道有些事情不用追根究底。


『試著讓人走進你的心裡,試著清楚的表達你的感受,
 你跟你愛的人才會更好,才會擁有更多彼此的愛。』

這樣說其實是有邏輯上的錯誤的,這件事情要成立的話,
必須雙方都能深刻體驗對方的用心,並且要求自己,才有可能到最後。
但這過程遷扯太多的不安定因素,包括人、工作、環境。這些都是很難抗拒的,
而最難控制的變數,是人。


『晚了,有點冷了,我不想你著涼。我們回宿舍吧?』

「嗯」

『總之,你只要不要輕易放棄,並且努力讓自己快樂起來就對了。其他還沒發生的,你不用擔心』


我們站在宿舍的門口,互相說了晚安:

「你在等什麼?」

『等你轉身上樓,』

「為什麼?」

『我喜歡這樣,』


我知道看著別人離去的感受其實不太好,
尤其是情人,雖然我不是她的情人,但我也不希望她有不舒服的感受。


「那,我上去囉,晚安!」

『晚安』


當她上到階梯頂的時候我喊她:


『nevaeh!』

「嗯?」

『試著給自己機會,不要那麼輕易的放棄,給自己愛的機會,
 也給人走進你心裡的機會,要不?愛你的人又怎麼愛你?』

「嗯」

『晚安,快上樓吧!』

「晚安」

 

 


Copy Right © bill_tcl 

 

 

 

 

 

 

 

 

 

 

 

 

 

 

 

 

 

 

 

 

billtang0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