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看光陰的故事,很多場景其實有身歷其境的感覺,

原是我回想,我搜尋記憶,竟發現,記憶竟是這麼破碎不堪,

我甚至不記得,我有和顏悅色的溫暖的說聲:爸,吃飯了!

 

模糊的記憶中,爸爸總是身形嬌小的一個人走著,但目光卻是極為銳利,

小時候也曾經看過爸爸身上的傷痕,聽媽媽說:那是打仗時被刀子劃過,腳膝蓋附近還被子彈給打穿了。

所以爸爸走路總是慢慢的,而且感覺吃力,

仔細想想,那年他也不過才十出頭歲,就被當時的國家拉去當兵,

 

沒的選擇。

 

在那個哀鴻遍野滿是戰爭的年代,不得以跨過別人的屍體往前走,

好不容易的來到台灣,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身無分文,

而這個地方的人卻硬要把他們區隔成"外省人",無論言語的諷刺,有多麼傷人,

所以他才那麼忿忿不平的,找不到在這裡的歸屬感,儘管他的家在這裡,

曾經看過他聽了別人說他是:老芋仔,讓他大發雷霆,

 

直到長大,我才明白,他心裡所受的委屈及不被認同是多麼痛,

那種家不是家,故鄉不是故鄉的怨,豈是我多年後又能理解的,

那時的他總是沈默不語,不喜歡與我們接觸,因為我們這些小孩,

也總是害怕與他相處,深怕一個說錯話還是做錯什麼,就會出大事。

 

我想也是這些因素的加總,讓他後來跑去當船員,

寧願選擇離家忍受船上的孤苦生活,也不願承受進在身邊卻伸手不及的疏離,

 

很快的我已經到了快速成長的國高中時期,

那時更沒好好把握可以相處的機會,叛逆荒誕的行徑更不可管教,

更將我們的距離拉的更遠,遠到連現在的記憶的模糊不可考,只記得一個感覺。

 

現在我才明白,那叫做"遺憾"。

 

親愛的,我很遺憾,我的人生因為缺少那段回憶,有了殘缺,

卻無法因為我的努力及其他來滿足,

直到現在,我仍然因為看到那些相關的場景,

就會想起你的樣子,卻搜尋不到我曾經對妳說過的任何話,

 

這,是多麼遺憾?

 

請,珍惜現在可以做的任何事情,

總有一天當這些事情變的困難,或者不可得時,

遺憾,會隨著時間,在心裡堆成一座座高塔,在午夜夢迴裡,壓住你的胸口,幾乎窒息!

 

 

我,好遺憾,沒能好好陪你,甚至好好說話都沒有。

 

 

 

太遺憾了...

 

 

 

billtang0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